明月有情应识我 年年相见在他乡全诗意思

明月有情应识我,年年相见在他乡。此诗是清代诗人袁枚在《随园诗话》里记录的他的好友许明府吟出来的两句诗。

明月有情应识我 年年相见在他乡全诗意思

袁枚选诗真讲究

——读《随园诗话》

编者按:在中国,八十年代是一个特别热情澎湃的历史时期。无论是思想解放、文学创作、历史回顾、制度变革以及未来发展方向等领域,其深度力度与锐度,均已成绝响。这时期涌现出的一批大学生,堪称是时代的佼佼者者。阙维杭先生,正是其中之一,他对于治学与写作,颇有心得。

今天推送其《诗话》的“诗话”,敬请八点读者品鉴。

中国清代杭州籍诗人袁枚(1716一1797),乾隆、嘉庆年间的“一代骚坛主”,诗坛“性灵派”旗手,他那本洋洋近60万言的《随园诗话》不乏自成一家的诗词鉴赏、创作观,足可供人揣摩,问世后一纸风行。“诗话者,辨句法,备古今,记盛德,录异事,正讹误也。”(《许彦周诗话》)唐宋以降,诗词创作繁荣兴盛,诗话类的评析鉴赏文字也大行其道,至清代已然蔚为大观。《随园诗话》在采风、选录大量当代各阶层诗人性灵诗作之际,以随笔笔法记事、点评,论证、彰显其“性灵说”美学观。在我看来,“随园老人”袁枚的这部传世之作,在大量采集诗坛乃至民间诗词并做出点评方面有极大贡献之外,也显出他作为一个鉴赏家、诗论家兼编辑家出版家的眼光与胆识。

“选诗如用人才”

袁枚身为名重一时的才子诗人,又长年累月采编诗话,博闻多识,对于如何选诗、选什么诗就相当讲究,自有其标准。他在《随园诗话》中称:“选诗如用人才,门户须宽,采取须严,……尝‘口号’云:‘声凭宫徵都须脆,味尽酸咸只要鲜。’”(卷七之三十二)他当年编《诗话》时,杭州、南京等地数百人争先恐后献上各自的诗篇(“争以诗来,无虑百首”),以求入选为荣,哪怕仅一二摘句也心满意足。袁枚则不以人取诗,而是看诗本身是否够“脆”够“鲜”。曾有人以某“巨公”之诗求入选《诗话》,袁枚阅之昏昏欲睡,便直言相告:“诗甚清老,颇有功夫;然而非之无可非也,刺之无可刺也,摘之无可摘也。”(补遗卷二之七十二)。《诗话》还记载一事,说是与袁枚“交好”之某太史送达诗集四十余卷,欲采数言入《诗话》,袁枚“苦其太多,托门下士周午塘代勘之。”周勘阅后戏题诗回复道:“何苦老词坛,篇篇别调弹。披沙三万斛,检得寸金难。”袁枚读之“不觉大笑,戏和云:‘消夏闲无事,将人诗卷看。选诗如选色,总觉动心难。’”(补遗卷一之五十三)

“贫士诗有极妙者”

袁枚曾归纳“选家选近人之诗,有七病焉”,而他也坦承:“徇一己之交情,听他人之求请:七病也。末一条,余作《诗话》,亦不能免。”(卷十四之二)可见多少熟人乃至熟人之熟人相求选诗,有些“面子”还不能完全抹煞,然通观整部《随园诗话》,入选诗歌或摘句者以布衣、贫士诗人为多,并不以达官贵人为尊,甚至还有不少女子及贩夫走卒之句获其青睐而入选,这在当时文坛、社会极为难得,也与他身为诗坛“性灵派”盟主的诗歌观与诗话编撰初衷相吻合。袁枚从不讳言“最爱言情之作”,“余每下苏、杭,必采诗归,以壮行色;性之所耽,老而愈笃。”凡有各方“投赠佳句,摘录甚多”,当然入选诗句都要能是真性情之诗,概言之,无论言情状物、记游抒怀、咏史讽喻,总要不落俗套各有特色才行,都是以其“性灵说”诗歌美学观为根本,他的选诗之讲究也即都落实于这根基之上。相较于某些巨公名士,袁枚称赞“贫士诗有极妙者”,引用诗句如陈古渔:“雨昏陋巷灯无焰,风过贫家壁有声。”“偶闻诗累吟怀减,偏到荒年饭量加。”杨思立:“家贫留客干妻恼,身病闲游惹母愁。”朱草衣:“床烧夜每借僧榻,粮尽妻常寄母家。”徐兰圃:“可怜最是牵衣女,哭说邻家午饭香。”皆贫语也。常州赵某云:“太穷常恐人防贼,久病都疑犬亦仙。”“短气莫书赊酒券,索逋先长扣门声。”袁枚称这些诗句真情流泻,尽显各种穷而窘迫感。(卷三之十一)

因赏识诗作而鼓励、提携诗作者,在袁枚也是习以为常的举动了。某年,他请人推荐一抄书人黄生,“人甚朴野”,一次袁枚偶而路过黄生案头,见黄生咏诗句云;“破庵僧卖临街瓦,独井人争向晚泉。”袁枚啧啧称奇,即奖赏五斗米给黄生,获得鼓励的黄生从此更加努力作诗。《随园诗话》选录了黄生的不少佳诗妙句,五言句有:“云开日脚直,雨落水纹圆。”“竹锐穿泥壁,蝇酣落酒尊。”“钓久知鱼性,樵多识树名。”“笔残芦并用,墨尽指同磨。”七言云:“小窗近水寒偏觉,古木遮天曙不知。”“旧生萍处泥犹绿,新落花时水亦香。“旧甓恐闲都贮水,破墙难补尽糊诗。”“有帘当槛云仍入,无客推门风自开。”(卷五之五)

“诗往往有畸士贱工脱口而出者”

袁枚曾感慨道:“采诗如散赈也,宁滥毋遗。然其诗未刻稿者,宁失之滥。已刻稿者,不妨于遗。”(补遗卷八之二十五)他选诗始终抱持一种开放的态度,秉承以质取胜的标准之外,也尽量向没有机会结集出诗歌的诗人倾斜,哪怕只是落第书生乃至被社会偏见鄙视的“贱工”即引车卖浆者。在袁枚几十年交游、采风、编撰生涯中,他接触并意识到“诗往往有畸士贱工脱口而出者”(补遗卷十之三十八),因此《诗话》也不吝篇幅,大量选录落第秀才乃至各方社会底层人士的诗句,如收录了“芦墟缝人”(裁缝)吴鲲的诗:“小雨阴阴点石苔,见花零落意徘徊。徘徊且自扫花去,花扫不完雨又来。”杭州缝人郑某诗句:“竹榻生香新稻草,布衣不暖旧绵花。”又有汉西门袁某卖面筋为业,其《咏雪和东坡》;“怪底六花难绣出,美人何处着针尖。”袁枚读而悦目赏心,称他们虽然“皆贱工也,而诗颇有生趣。”(补遗卷八之三十二)在《诗话》卷八,随园老人记录道:有箍桶匠老矣,其子时时冻馁之。子又生孙,老人爱孙,常抱于怀。人笑其痴。老人吟诗道::“曾记当年养我儿,我儿今又养孙儿。我儿饿我凭他饿,莫遣孙儿饿我儿!”袁枚称许此诗用意深厚。另记载家乡一贩鬻者(贩卖贩运之小贩),不甚识字,而强学词曲,作哭母诗云:“叫一声,哭一声,儿的声音娘惯听;如何娘不应?”袁枚点评说:“语虽俚,闻者动色。”

“家常语入诗最妙”

袁枚所有的选诗标尺,讲究性情之外,同样性质、情状的选诗,表现在他对家常语、口语入诗的格外嘉许,特别接地气。譬如他说“家常语入诗最妙”,选录了布衣陈古渔布《牡丹》诗句:“楼高自有红云护,花好何须绿叶扶。”清初徐贯时《寄妾》诗句:“善保玉容休怨别,可怜无益又伤身。”皆为家常俚语入诗而易于歌咏流传。(补遗卷一之二十五)又称“口头话,说得出便是天籁。”例举的选诗包括诵芬《冬暖》云:“草痕回碧柳舒芽,眼底翻嫌岁序差。可惜轻寒重勒住,不然开遍小桃花。”黄蛟门《竹枝》云:“自拣良辰去踏青,相邀女伴尽娉婷。关心生怕朝来雨,一夜东风侧耳听。”范瘦生有句云:“高手不从时尚体,好诗只说眼边情。”又某有句云:“阶前不种梧桐树,何处飞来一叶风?”“贪着夜凉窗不掩,秋虫飞上读书灯。”这些诗句都是大白话,而又韵味十足。

“诗有天籁最妙”

《随园诗话》中多次强调“诗有天籁最妙”,“童语终是真语”,对坊间各类儿童作诗也在艺术上予以肯定。有一天袁枚看两孩童放风筝,一童得顺风大喜,另一童咏诗道:“劝君莫讶东风好,吹上还能吹下来。”袁枚听见“深喜之”。(补遗卷七之二)又有戏村学究诗:“漆黑茅柴屋半间,猪窝牛圈浴锅连。牧童八九纵横坐,‘天地玄黄’喊一年。”袁枚录之,称“末句趣极”。(卷八之三十七)又称童子某嘲其师云:“褒衣大招方矩步,腐气冲天天亦惧。”有太白《嘲鲁儒》之意。(补遗卷六之八)《诗话》补遗卷五之十记录:“湘潭张紫岘九钺年十三,登采石太白楼作歌,人呼‘太白后身’。中有数联云:‘乾坤浩荡日月白,中有斯人容不得。空携骏马五花裘,调笑风尘二千石。自从大雅久沉沦,独立寥寥今古春。待公不来我亦去,楼影萧萧愁杀人。’果有青莲风味。”

袁枚以为:“诗人者,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。”好诗往往“妙在皆孩子语也”。长期频繁的选诗、采风,袁枚自己虽然付出无数心血和时间,却也得益不少,坦言“村童、牧竖,一言一笑,皆吾之师,善取之皆成佳句。”他在诗话中记录随园一担粪者,某日在梅树下欣喜报告说;“有一身花矣!”袁枚听了后激起灵感,便吟成了一句诗:“月映竹成千‘个’字,霜高梅孕一身花。”(卷二之四)

“君子不以人废言”

选诗,能做到作品面前人人平等固然不易,袁枚更懂得“君子不以人废言”的道理,作为一个鉴赏力相当高的诗人,他对严嵩、阮大铖等人的诗歌极为赞赏,也选取了他们的一些佳句评点,尽管他们是声名狼籍的一代奸雄。在《随园诗话·补遗》卷七之五十二节,他称严嵩的《钤山堂集》“颇有可观,如;‘卷幔忽惊山雾入,近村长听水禽啼。’‘沙上柳松烟霁色,水边楼阁雁归声。’皆可爱也。”又引阮大铖诗句道:“‘露凉集虫语,风善定萤情。’后五字颇耐想。”

正是在《随园诗话》中采录了大量社会低阶人士乃至“贱工”之流的诗作,尽管《随园诗话》印行前后,“上自朝廷公卿,下至市井负贩,皆知贵重之,海外琉球有来求其书者。”(姚鼐《袁随园君墓志铭并序》)但也有质疑“《诗话》收取太滥”的杂音不断,袁枚不理睬也不畏惧那些多来自士大夫阶层的指责,坦荡大方地回应:“然则《诗话》之作,集思广益,显微阐幽,宁滥毋遗:不亦可乎?”(补遗卷四之一十八)袁枚又强调:“自余作《诗话》,而四方以诗来求入者,如云而至。殊不知诗话,非选诗也。选则诗之佳者,选之而已,诗话必先有话,而后有诗。以诗来者千人万人,而加话者,惟我一人。”说明所选之诗,都是依据自己的鉴赏、评析而录,即使宽泛些,足以显微阐幽,令人品味各类诗人诗作之妙就够了,凸显出袁枚选诗真讲究的不同层次与标准。

随园老人的诗意栖息地

袁枚,康熙五十五年(1716年)生于钱塘(今浙江杭州),乾隆四年(1739年)考为进士,被授翰林院庶吉士,入翰林院,步入仕途。三年后赴沭阳(今属江苏)、江宁(今江苏南京)等地任知县,由于为人正直善良,为官勤于治政,声誉颇佳,但其诗人本色又何能长期忍受封建官场约束羁绊,为官知县六年后的乾隆十三年(1748年)冬天,无意仕途的袁枚即辞官归里,离开了充满是非和倾轧的官场。因喜爱古都金陵的山川秀色和人文氛围,遂以“三百金”购下城内小仓山(今五台山)麓江宁织造隋赫德的200亩园墅“隋园”。相传该园故址早先为明末文人吴应箕寓居金陵时的私家园墅“吴氏园”,后为曹雪芹的父亲曹頫购得并改建;又因曹家后来获罪,该园被雍正朝廷没收,划拨给继任江宁织造隋赫德所用。袁枚买下隋园时,“园倾且颓弛,其室为酒肆,舆台嚾呶,禽鸟厌之,不肯妪伏,百卉芜谢,春风不能花”(袁枚《随园记》),一派荒芜杂乱景象。经他精心规划整修,环境清幽雅致,悦目赏心,并更名“随园”,寓意随顺自然、随遇而安。《随园诗话》中有不少笔墨状写随园风物环境,并说明:“雪芹撰《红楼梦》一部,备记风月繁华之盛,中有所谓大观园者,即余之随园也。”

袁枚退隐随园近50载,修身养性,勤于著述,怡然自乐于“此地有崇山峻岭、茂林修竹;是能读三坟五典、八索九丘”(袁枚小仓山房楹联)的金陵,除每年不定时出游神州好山好水之外,随园就是他梦寐以求的诗意栖息地,是他一生最主要的“书房”所在。平常岁月时有各地文人骚客造访随园,诗会雅集不断,每逢四季佳日甚至对外开放,“因园中四时皆花,益以虫鸟之音,雨雪之景,因之游人不断,盛时年游人量达十余万人……”(民国陈诒绂《金陵园墅志》卷上)

袁枚毕生著述甚丰,《小仓山房文集》《随园诗话》《新齐谐》《随园食单》等皆为传世之作,涵盖文艺、评论、美学、饮食等诸多领域,影响深远。这些成就使他与赵翼、蒋士铨并誉为乾隆年间“江右三大家”。身为“性灵派”盟主、“一代骚坛主”,袁枚在清代诗坛四大派(另外三派为王士禛为代表的神韵派、沈德潜为代表的格调派、翁方纲为代表的肌理派)中独树一帜,开风气之先,高举“性灵说”大旗,横扫沈德潜“格调说”的泥古之风与翁方纲以考据为诗的陈腐之气,风靡乾嘉(1736一1820)诗坛,别开清代诗坛生面。

诗人兼编辑家的眼光和见识

《随园诗话》博闻广录,所选之诗出自诗坛内外千家万户,不以名位取舍,不顾他者臧否,虽然有些难免为应酬唱和之作,但也看重是否可读耐读,因此所选诗作纵然各有性情高低,抒情叙事也许并无深义,但只要读之有味,清新可颂,也就足矣。总体而阅览,袁枚呈现给世人的是带有其个人品味和取向的作品,诗须雅致清通,更须鲜活生动,凸显了真情、个性、诗才三方面因素,这是诗歌创作主体必备之需,也即“性灵说”美学诗论的主要观点,因此纵观整部《随园诗话》,便形成了袁枚独有的审美视野与风骨,凸显了一个诗人兼编辑家的眼光和见识。

由此而想到风靡读书界数十年的美国《读者文摘》,以及仿而效之的中国兰州编辑出版的《读者文摘》(现已改名为《读者》),这类文摘杂志的选文摘句,最能显出编辑的心机识见,不是匠心草率便是乾纲独断,既可能编得乏善可陈,也可以策划精准,编排令人心仪。每期数十篇长短文章如散沙或散珠般聚拢,篇篇不搭界,但整体上总该传递出某种格调、品位或主旨,让读者自有取舍又互为赏鉴。美国《读者文摘》走的也是平民路线,所选文章或教益,或掌故,或小说,或美文,包容百家,雅俗共赏,不艰深也不媚俗,多清趣而广知识,在美国乃至全球读者中口碑极佳,久盛不衰,足证该杂志的编辑功底之深和用心之专、识见之博。

袁枚选诗与《读者文摘》看似八杆子打不到一块,其实古今中外读书界编辑界的目标并无大异,妙文佳作纵然挂一漏万,给读者的享受和启迪应该多多益善。中文报纸又素有副刊的传统,副刊的园地当然也是编辑和作者、读者共同驰骋的天地,而编辑则是当仁不让的谋划大师,袁枚选诗之法度之讲究的借鉴,仍有古为今用的价值。

版权声明:本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,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内容仅供读者参考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huaxinbiji.com/2200.html
(0)
上一篇 2022年 11月 8日 上午7:50
下一篇 2022年 11月 8日 上午8:09

猜你喜欢

  • 如何看待考公务员热?考公热是社会发展的必然吗

    近年来,越来越多的人参加公务员考试,这一现象被称为“考公热”。然而,这一现象引起了不少争议,有人认为这是职业发展的一种途径,也有人认为这是不良的职业导向。本文将从多个角度对“考公热…

    2023年 2月 27日
    414
  • 新店开业门口放花篮需要报备城管吗

    3月16日,福建省福州市巧妈串串香福新路店开业,店老板在门口放了6个花篮。不料,城管赶来让老板前往城管中队接受罚款。店老板周先生说:“开业放花篮是习俗,花篮摆在店门口的路沿上面,都…

    2023年 3月 17日
    619
  • 速激10国内什么时候上映?拍成了复仇者联盟

    电影《速度与激情10》,看了吗? 你是被爽到了?还是被震惊了? 观众可能很难不被“震惊”,但身为制片人和男主角的“唐老大”范·迪塞尔一定是爽到了。 毕竟,能够把DC海王、和平使者、…

    2023年 5月 18日
    281
  • 中级职称可以跨专业评定吗?中教二级是12级还是11级

    是不是你也忘了专业?专业不对口可以申报中级职称吗?从事工程技术工作的人才,拥有工程师职称是必要的。工程领域,职称使用率非常高,目前拥有职称的人越来越多,如果你没有职称证书,可能会对…

    2023年 1月 10日
    773
  • 郝蕾说看纪凌尘演戏太难受了

    近日,知名女演员郝蕾毫不留情地批评了同片演员纪凌尘的演技,称其表演“让人难以接受”。这一事件迅速引发了公众和行业内人士的广泛讨论,也让人们开始思考影视行业中演员专业素养的重要性。 …

    2024年 3月 24日
    93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